第1700章 突兀的电话

    “一个苦命的小姑娘啊。”蒋彦玲面露惋惜:“癌症晚期,已经是时日无多了。”
    “是治疗条件问题?”陈逸飞还是问了一句。
    “她家算是镇上十分富裕的一户人家了,她家不缺给她治疗的钱,也一直在让她积极治疗,只是她的病一直在恶化,实在是已经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
    “我们什么都帮不了她。”
    这是陈逸飞第二次看见蒋彦玲这姑娘露出失落遗憾的模样。
    “世上人力不可为的事情十有八九。”陈逸飞宽慰道:“事情不会总是朝着我们期望的发展。”
    他突然想起了一位与他和陆月欣讲述了一个关于白鹭的美丽故事,那些宽慰的话终究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们帮不了她的生死,那为什么不试着帮她一些其它的呢?”
    “其它的?”
    “比如问一问她有什么未了的愿望。”
    “未了的愿望?可是那个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以为鱼灯节求了龙王爷自己就能好过来,要是我们问了,会不会不小心让她知道自己的病情。”
    “她一个小姑娘现在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总有想做的事情,以后的事情已经有了定局,不如想想办法怎么让她现在开开心心的。”陈逸飞解释道,“做点自己能做的就好。”
    蒋彦玲听完他的话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是第一个建议,这么做能让小姑娘开心最好,也能让你们的善心过得过去,既然遇到了,总得做点什么。”陈逸飞这时候又说道。
    “你还有别的建议?”蒋彦玲问道。
    “有。”陈逸飞点点头苦笑了一下:“第二个建议就是此事就此作罢,那盏鱼灯你们找个时间重新放入河里,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继续交给龙王爷。”
    “怎么行,捡都捡到了,还都见过那小姑娘了,怎么能当没看到?”蒋彦玲不理解道。
    “明知道结果不好,太多的接触只能把自己陷进去。”陈逸飞苦涩的笑了笑道:“不如就趁一开始就远离,可能会有些惋惜,但终究也只是局外人的惋惜,就像是看影视剧里的悲剧,或许会伤心一阵,但是很快就过去了。”
    “那按照你这么说以后是不是顾好自己就行了?以后看见谁需要帮助的,就袖手旁观就好了,这样肯定不会陷进去。”蒋彦玲问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我也只是建议罢了。”陈逸飞轻轻点了点头:“其实力所能及就很好,不然尽心尽力最后却只得到一个悲剧的结局,那只会让自己徒增意难平。”
    “我说的远离不是让你置之不理,而是理性的选择,不要过度的投入自己的情感。”
    “那如果换作你遇到这种事情你会选哪个?”蒋彦玲问道。
    “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说出来的答案我自己都不一定相信,嘴上功夫罢了。”陈逸飞苦笑道。
    “因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往往是情难自已的,哪里真的可能一直理性下去,只能说做到那样是最好的。”
    “我还以为你能做的和你说的那么简单呢。”蒋彦玲说道。
    “呵……”陈逸飞轻轻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要是能做到那样就好了。
    “我决定了,一会回去问问那个小妹妹有没有什么小愿望。”蒋彦玲决定道。
    “当不了龙王爷当虾兵蟹将也可以,能做什么是什么。”
    陈逸飞默默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蒋彦玲问两人。
    “我就算了。”陈逸飞还是拒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再和我说就好,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就不会推辞的。”
    他说完苦笑了一下,换做以前他估计已经答应了吧。
    蒋彦玲听他拒绝也没有说什么,等到服务员把她们点的饮品也送了上来之后跟陈逸飞和陆月欣招呼一声就和其她三个女孩子带着饮品离开了。
    她和陈逸飞说完之后就有了自己的想法,雷厉风行本身就是她的作风。
    等到几人离开陈逸飞看向陆月欣微笑道:“有没有怪我为什么没有选明天再来?”
    “没有。”陆月欣淡淡道,“我今天就很开心。”
    陈逸飞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是啊,今天很开心这就够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我是不是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陈逸飞笑了笑道:“以前我可不会这样。”
    “是有一点。”陆月欣轻声道:“不过不是什么坏事。”
    “多愁善感还不是坏事啊?”陈逸飞笑问道。
    “多愁善感,说明你以后犯傻之前就会多犹豫一会。”陆月欣轻声道,“多犹豫一会,说不定你就不会去犯那个傻。”
    “多愁善感还有这种作用啊?”陈逸飞哑然一笑:“那我是不是以后要更多愁善感一点?”
    陆月欣轻轻摇了摇头。
    “我更想看见你每天都开心。”她轻声道。
    “那就得看我们陆女侠会不会每天都在我的身边了。”他看着少女的俏脸笑道。
    “这你不应该问我。”陆月欣也看着他:“就算你赶我走也是赶不走我的。”
    陈逸飞愣了愣神,他没想到面对的少女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就可惜了。”陈逸飞笑道:“我永远也看不到你赖着不走是什么样子。”
    “我们喝完就回去吧?晚饭还是陪外婆和阿姨吃,顺便看看外婆她老人家电动车学得怎么样了。”他又说道。
    “嗯。”
    两人喝完茶之后便一起到车站找了一辆回去的大巴返回了仁花镇,今天虽然没有把整个仁花镇逛完,一天看过那么多美景已经够了。
    夕阳西下,一辆自行车缓缓朝着白玉湖的方向驶去,从何来,往何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太阳已然下山,在厨房看见陆母和老人已经正在准备晚饭,没让两人插手。
    晚饭的时候得知老人已经学会了那助力三轮车,陈逸飞倒是没有多意外,毕竟是自己无所不能的外婆,学这种简单的东西学得快很正常。
    晚上的时候陈逸飞和陆月欣陪着老人聊天,说着今天的所见所闻,老人家大多时候都安静听着,时不时和蔼的点点头,那浑浊的眼眸时不时会闪烁些怀念的光芒。
    聊得夜深了,老人家便赶两人洗澡睡觉去。
    陈逸飞在房间等到洗完澡上来唤他去洗澡的陆月欣。
    “好梦。”
    “晚安。”
    ……
    洗过澡的陈逸飞躺在床上,随手关了房间的灯,说过好梦,那接下来该早睡了,只是还没酝酿起多少睡意,他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他拿过手机,黑暗中眯着眼睛看向来电显示,只是一眼便皱了眉头。
    他坐直了身子打开了房间的灯,这才接了这通电话。
新书推荐: 全球御兽,我却只能与人契约 魔雾降临:我引领超凡幽魂女子团 龙王归来:我傲视群雄 让你出国留学,你成了毛熊少将? 末日重生:每天签到物资用不完 乘龙御天 实教:D班正是需要培养的人才 太颠了,男主们竟然全都是颠公! 狼神与花妖 霸道君王深宫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