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洛蓝的西游记 > 真抑幻(上)

真抑幻(上)

    “你是真的吗?”authentic这个词很奇怪,奇怪到似乎nick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音节和字母太多了——和大多数亚麻黑人一样,他只说单音节词语。
    他说:“你猜?”
    kelly现在有点相信这个男人可能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是真的。她问:“你为什么还出现在我面前?”
    这个问题既是问他,也在问自己——明知一切只是幻相,他们的幸福只存在于电子世界里,你为何出现在物质世界中?是为了证明我已经虚弱或渴望、绝望到这个程度,以至于原谅了你的背叛吗?
    在梦中套出了kelly和minerva的交易,是nick不能回避的背叛,他必须要做出交待:“kelly,我只是想让一切结束,僵持下去或许你就死了。”
    他用了过去时,很可笑。在梦中的婚姻生活中,那个男人永远只说一般现在时,而现在完成时则是他最大的让步——更多的是将来时,将来进行时,将来完成时。
    但我们只有过去,从来都没有将来。
    kelly的眼泪奔涌而出。不管男人说的真假如何,至少现在他表现出了关切。
    kelly愿意骗自己。
    这个世界本身是设计好的,命运也是别人操控的,结果更是早已注定的。
    何必太认真?无论认不认真,我们都是输家。
    “请进吧,”kelly对着空气说,她忘了本想要矫情一下。
    nick没有动弹,前面的对话虽然简短,却消耗了他几乎全部的“正”能量,他不想再浪费心力,他冲动地说:“我来带你出去!”
    kelly觉得自己的神经官能症已经到了药物无法控制的地步——who?带我出去?how?
    “minerva要掀起世界大战了,”nick在走廊正中间大声说。但旁边的路人都像植物一样,对这个名字没有反应。世界大战?跟我们有什么关系?minerva又是谁?网红女演员?
    nick的言语就像一只绿头苍蝇对着空气放了个屁,但他依然不屈不挠地说,“世界需要你去和minerva谈谈,和洛夫人、洛先生谈谈。”然后他被打断,“哪个洛先生、洛夫人?”kelly的眉毛竖了起来,她的力量肉眼可见地在聚集。
    nick开心地说:“两个老的,sr.。”
    kelly又清醒了三分,她加倍相信可能面前果然有一个男人正在说话——他要带我出去!
    kelly的眼睛努力分辨着图像,nick的脸在她视网膜上落下完整的轮廓,她的脑子接收到了正确的信号,但是像素很低。
    她一口唾沫吐在地上,这不是梦!在梦中她绝对不会吐口水——这种粗鲁的事想都没想过。
    nick觉察到那个杀伐果断的女fbi情报官又回来了,女暴龙正在苏醒,世界将迎接她的怒火!
    他提到了minerva?无穷的信息从kelly脑海深处喷涌而出。为了承接这些内容,她的大脑消耗了太多能量,一秒钟后,她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还是那恶心的灰色囚衣,也有人叫它病号服的。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隆声传送到她的耳朵深处,让她幸福、喜悦、想哭。过去的十年她基本上没有听到过什么——她的神经受不了强烈起伏的音波刺激,巴赫、贝多芬都听不得,连蛐蛐声音都像摇滚乐那么吵。
    一瓶液体通过针流入她的血管,她感到精力充满了每一个细胞,一种别人借给她的力量正在萌发,要冲破她残存的皮囊,给世界好看。
    kelly自然不会浪费昂贵的输液服务,她看到男人在旁边打盹儿。他的脸很瘦,胡子也有日子没有剃了,他长得不难看,气质有些streetsmart,明显有杀气。
    “这些年你在哪里?”看到nick睁开眼睛,kelly状似没话找话地问,但她红色的脸暴露了她的心底活动。
    nick是个直男,无论在他还是新约克的地狱红龙之三时,抑或是给孙老板打工时,或者躺在fbi监狱地板上摆烂时,又或他极其配合医生给kelly一个美梦时,他都是直来直去的,话怎么难听怎么说。
    “我参军了。”nick简单地说,“征兵很困难,特别是亚麻有段时间反战情绪炽热,打了败仗,有点输不起。”
    只要你肯去送死,政府并不介意抹去你档案上的脏东西,给你永久居留证,甚至送一套公寓。nick从战场上归来,拿到了一切。
    kelly看着这个有点脱胎换骨意思的男人,当初他瘫在地板上,像块抹布,目光里全是绝望和自弃。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kelly明知故问。
    nick挠头:“有人找到我,要我来说服你一起面见洛先生夫人,但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有些话完全可以不用说出口,比如,你们在电脑幻景里当了几年夫妻,正好破镜重圆……
    挺恶心人的,某些可能自称是科学家或者医生的生物明显不能算是人。
    kelly说:“我的大脑基本上被毁了,不能思考任何事情,没有记忆力,也搞不清楚现实和虚幻……别指望太多。”
    nick说:“就当是拜访朋友家的长辈,顺便带个话。”
    kelly语带锋锐地说:“带个什么话?”
    nick沉默片刻,说:“你好好休息,把事情交给我。”
    kelly伸了个懒腰,碰到了输液瓶,两个人一阵手忙脚乱,飞机趁机也颠簸了几下,nick扑到kelly身上,两个人凑得很近,呼吸可闻,都有点脸红。
    kelly笑了起来,“我希望他们打起来。”
    nick想问为什么,然后忽然变机灵了,又脸红地点头。
    两个人不再说话,前面路还很长,可以慢慢走。
    护士给kelly检查了血压、脑电图、眼睑、心跳,给了病人一个鼓励的眼神,但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kelly的手摸到了金属,她的感知忽地“一亮”,漫延到了整个飞机!她看到了仪表、发动机、货舱、警卫、护士、庞大的线路……我超越了人与机器的隔阂?kelly想,这架飞机不快乐,它的门少装了两粒螺丝,可能会在空中解体……
    幸好一切并未发生,出舱门时kelly在飞机门口抬头看看,那个本该有螺丝的地方果然空着。
    在酒店,kelly任由本地fbi扶着她洗澡,她们还帮kelly选择了紫色套装配白色真丝衬衫,加上白色中跟小皮鞋,还画了淡妆。kelly想,他们把我打扮得像个高级保险经济人,难道这就能吸引或者压倒洛家两位?
    nick走出来,他洗了澡,吹了头发,喷了古龙水,换上了新西装。他居然有点小帅,只是六块腹肌没看到。
    nick看着焕然一新的kelly,目光里的潮湿更浓了,两个人对了一个近乎约定一般的眼神。
    当三臂机器人陪着俊男靓女站在洛妈面前的那一瞬间,全世界定格。
    洛妈伸出双臂说:“kelly警官,你瘦了。”
    kelly痛痛快快地哭了一个下午。
新书推荐: 末日重生:每天签到物资用不完 乘龙御天 实教:D班正是需要培养的人才 太颠了,男主们竟然全都是颠公! 狼神与花妖 霸道君王深宫囚爱 仙缘:方寸之间 炽热沦陷:霸道蛇夫对我温柔纠缠 顾总别哭了,夫人已经另寻新欢了 重返未来1999雨幕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