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大鱼

    但傅旭安并没有躲避,任这疯批婆娘发泄,终于她累了,倦了,哀哀欲绝的平躺了下来,傅旭安抓着面巾纸擦拭她眼泪。
    “你误会了我。”
    “眼见为实,”夏盈盈哽咽道:“我以为你和谁见面呢,却哪里知道你见的居然是她,你可以背叛我,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喜欢她。”
    这得多大的戾气才能说出这么奇葩的话?
    傅旭安只能安抚,却明白这出墙的事万万不能让薛慧荣知道了。
    夏盈盈是个无脑的傻白甜,三言两语就能蒙混过关。
    但薛慧荣却是绝顶聪明的老狐狸。
    两人面面相觑,傅旭安这才低声说:“你冷静一点。”
    “旭哥哥,我还不够冷静吗?”她心平气和的看着傅旭安,“咱们才是一对儿,你也是我母亲最看好的,你怎么能和她见面呢?”
    傅旭安冷笑,他已经处于爆发的临界。
    “你妈妈从来没有真正想要将这一切给我,我只是你家的奴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听到这里,夏盈盈沉默了。
    她没有狡辩。
    毕竟,这地区是既定事实。
    “在公司我没做出什么丰功伟绩来,再这么下去,她还会为你物色更好的人,今天也不是我和她旧情复燃,说白了我想利用她拿到林正安的投资,咱们的别墅被弄走了,股权也被她弄走了,你对她恨之入骨,我对她也一模一样。”
    “那我看到你们卿卿我我的。”
    “我们规规矩矩坐在两边,那是餐厅,大姐!什么叫卿卿我我,你这不是胡言乱语吗?”傅旭安心虚的强调。
    夏盈盈撇撇嘴,“那旭哥哥,你告诉我我始终是你的唯一?”
    “好好好,我傅旭安对天发誓,除了你,要是我还心有所属就让我人财两空,让我出车祸死于非命,怎么样?”
    在傅旭安这里,发誓早已经是家常便饭。
    他从来不相信迷信和玄学,因此口无遮拦。
    但今天的山盟海誓却在未来的某一年一语成谶。
    “旭哥哥,我就知道你永远喜欢我。”夏盈盈用力抱住了傅旭安,担心眼前人会灰飞烟灭,傅旭安也抱着她,但却仅仅是形式主义的表演。
    他在她耳边切切的秘密的说:“咱们的计划不要让你妈妈知道了,我想要一鸣惊人,等我成功后,她会看到的。”
    “你加倍努力,我支持你,不会让她知道的。”
    夏盈盈压根就没注意到,和傅旭安在一起后,自己的智商每况愈下。
    并且,她很吃傅旭安甜言蜜语那一套。
    倒是夏云舒,她明白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旗开得胜。
    接下来诱敌深入就好,对于未来,她还有更多的计划。
    回出租屋后,傅昱凡一筹莫展,他依旧在看新闻,电脑的光斑投射在他面上,看着傅昱凡那疯狂活动鼠标的手,夏云舒也感觉到了某种不言而喻的焦虑。
    “其实,”她看向他,“就算合约被抢走了,又能怎么样呢?未必他们的创意就比咱们好,未必人家就会成为他们唯一的合作伙伴。”
    “我都知道,但咱们也不能这么碌碌无为,坐以待毙。”
    夏云舒点头,却光笔记本关了。
    “身体第一,你要好好休息。”
    未来三天,夏云舒在微信上发了不少肉麻的话,故意刺激撩拨傅旭安。
    傅旭安哪里知道三七二十一?已经被弄的晕头转向,当对方提出约会的时候,夏云舒一本正经的说:“看得出,妹妹也喜欢你,我可不敢和她抢。”
    “那是个疯婆子,不要理会她,以后她都不会阻扰咱们了。”
    但夏云舒这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同意“约会”。
    下午,有人联系傅昱凡。
    他给了具体住址,苗翠莲定位后骑共享单车到了这里。
    夏云舒在楼下接。
    “先吃饭再聊天,不着急的。”
    她看向苗翠莲,为这个可悲的母亲伤感,大约苗翠莲唯一做错的就是嫁给了欧阳通吧。
    苗翠莲表情讪讪的,“我就是想要找你们说一下我知道的一切,就,就不吃饭了吧。”夏云舒看着对面的女子。
    她穿着和潮流格格不入的衣服,那喇叭裤大约是她做姑娘时候的老古董了,虽然苗翠莲穿着落伍,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夏云舒可一点不嫌弃土里土气的苗翠莲,她抱着对方肩膀,硬生生和傅昱凡带了她到楼下的餐厅。
    “夏小姐,我……”苗翠莲起身,准备拒绝这一份儿好意,“就是尽地主之谊这不也是我……你们,哎呀。”
    傅昱凡却付之一笑,“你放松一点,我点餐给你们。”
    其实他也知道,苗翠莲是不好意思点东西的,知道她是长沙人,傅昱凡点了几个辣口的菜,至于他和夏云舒,随意就好。
    饭菜上来了,夏云舒将筷子送到苗翠莲手中。
    “吃吧,趁热吃,你啊,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吃饱喝足才是使命。”
    苗翠莲没有入账,日子已很艰难,出了自杀案后,在村里人们对她指指点点,都说她一定得了不少黑账。
    但只有她自己明白,欧阳通压根就没给她和孩子留下生活费,那渣男准备撇下他们孤儿寡母到国外开始第二春呢。
    他被抓,对她却是好事。
    苗翠莲吃了起来,她不住的观察对方,见她始终矜持,始终小心翼翼,对这女子的同情就更深一层。
    “也是你运气好,要不是遇到我们,那半夜三更的你岂不是……”她不敢想象命运会带给这可怜女人什么。
    苗翠莲低头,似乎在专心致志对付食物,一点不分心。
    但坐在旁边的夏云舒却明显看到了笼罩在她眼睛上的水雾。
    她没必要展示自己的脆弱给任何人,毕竟,她还需要崛起,现在的她不但是孩子的母亲,更是一家之主。
    看她在吃东西,夏云舒略犹豫了一下,已经说:“抚恤金拿到了吗?”
    “抚恤金?”
    苗翠莲诧异的看着两人,桌下,夏云舒轻轻踢了一脚傅昱凡。
    这已经变暗示为提醒。
    傅昱凡这才说:“我司员工要是出事都有抚恤金,我以为你申请过了。”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